您好,欢迎光临哈尔滨医科大学(大庆)!返回首页联系我们

新闻网
当前位置:首页 - 杏林文苑

送 别

发布时间:2020-11-09 00:00:00  作者:温国铖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浏览次数:

 

20级信工一班温国铖 


     

真正的送别没有长亭古道,没有孤帆远影,只是有些人永远留在了昨天。

儿时总是喜欢静坐于家乡的池塘旁,躺在外公的摇椅上,看着一片片的荷花随风摇曳,一朵朵的莲蓬含羞低笑。那时的网络并无如今这样普遍和发达,人们总是在夕阳下互相追赶,看到的都是一个个微笑的脸庞。在那时家中只有一个二十寸的电视,大家都还不懂手机和电脑,亦不知所谓的时代是何种时代,孩童至欢皆是嬉闹。幼时无别事,常与外公于田间飞窜;在和风细雨的日子里,踩着水稻田中的洼坑;在临近黄昏时又同外公一起归家,看着落日,这是对明天的期待,不像如今,只是无尽的感慨。

想来,我的童年若这般度过,确是一件幸事。

2006年的夏天,蝉鸣蛙叫喧嚣。我如往常一般坐在外公的摇椅上乘凉,旁边是别家孩子嬉戏打闹。在他们打闹的过程中,意外发生了。一个小孩在打闹中撞到了我坐的摇椅,于是摇椅同我整个侧翻于池塘中,我拍打双手尽力呼叫,而黑暗与恐惧席卷了我。在意识恍惚间,一道光照亮了我。是外公,他用他的大手将我拉起。顿时,温暖席来,我感受到外公坚实的肩膀与温暖的怀抱。

彼时的我,尚未对“失去”一词有任何理解或感受。

2012年,我转到了县城的小学,离开了外公。迎接我的是学校小卖部门口一摞的水瓶,是巷子口邻居之间的闲聊,是银杏树底下的阴凉。转来的日子没过多久,故乡便传来了噩耗:外公病重了。刚四年级的我心头一愣,匆匆的同父母回到了家乡。家乡的池塘满目荒凉,荷花黯淡凋谢。我走进外公的房间,看见沧桑的外公,顿时心头一紧,眼泪喷涌而出。

无尽的悲伤无法阻止外公的离去,或许从这时开始,我便体会到了失去的感受。我想起王之涣的《送别》,“近来攀折苦,应为别离多”。想来这么多年,我以旁观者的身份审视这诸多相聚与别离,每每看见,不由得想起远在天边的外公。外公从故乡离去,却不曾从我生命中离去。多少游子远归还乡几成客,孩童相问不相识,却总是送别着即将离去的人。他们化成繁星,却又留在我们心底,引起我们不尽的思念。

这山尚有雾,待到来年春时,必来这长亭古道走一走。

编辑:  

 

校对:滕紫琼

责任编辑:罗树新

 


地址: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区新阳路 39 号 邮政编码:163319
版权所有: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
黑ICP备2021002235号
版权所有: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
地址: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区新阳路39号
黑ICP备2021002235号